Google的成功并非都是创新 也有偷来的

安卓小姐写了本《安卓的哈利波特 5.0》“安卓小姐想出版一本卖座小说。于是她提前弄到一本尚未出版的《哈利波特(5)–凤凰会的密令》,然后开始抄写。她逐字抄袭每一个章节的标题,从第一章”催狂达力”到第38章”又要开战啦”。接着她逐字抄了每个段落的第一句话,从第一句,一直抄到最后一句”哈利点了点头”。接着她改写每一段剩下的句子。她赶在正牌出版前送印,书名是《安卓的哈利波特 5.0》。这本仿冒品在书店热卖。

原作 J.K. 罗琳提告侵犯著作权。安小姐辩称:”但大部分的字我都是从零写起。再说,这是合理使用,因为我只复制了那些能让我吸引哈利波特迷的部分。 显然,这种狡辩站不住脚。”

google

以上不是部落格在指控别的网站抄袭,而是上个月甲骨文(Oracle)在 Oracle v. Google 一案中,上诉状的第一段话。其中,安卓小姐(Ann Droid)暗喻 Android;而抄袭哈利波特,则是比喻 Android 系统抄袭 Java 的 API 架构。

简言之,甲骨文指控 Google 在开发 Android 时,侵犯了 Java 的著作权。这场 Oracle v. Google 诉讼,是这几年来仅次于 Apple v. Samsung 的重要智财案件。这个诉讼案可追溯到5年前一场演讲。

Google 开发 Android 迎战智能型手机市场

2007年,贾伯斯推出 iPhone,震撼了移动设备市场。当时的几个领先手机品牌,如 Nokia、Blackberry、Motorola、Sony Ericsson 等,可说到今天都还陷在当年的震撼之中。

但在这些措手不及的公司之外,有一家公司却已经对新一代智能型手机有所准备 — Google。Google 当年并不是手机制造商,但已经预见了移动设备的发展将威胁 Google 的领导地位。Google 了解如果移动设备被其他公司(ex. 苹果)掌握,那么接着不论是网络浏览器(ex. Safari,或是当年微软的 Internet Explorer),或搜寻接口(Google 或 Bing)都可能被这些公司给截走。这将对 Google 赖以维生的广告业务造成致命打击。

Google 推出 Android,吸引 Java 的工程师群体

于是同一年,Google 推出了第一代 Android 手机操作系统与苹果的 iOS 系统抗衡。Google 此举不仅为了捍卫”网络入口”的领导地位,更代表许多不在苹果生态圈内公司的希望。这些公司成立了”开放手持设备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OHA”),创始成员包括 LG、三星、宏达电、Sony Ericsson、华为等。

Android 标榜开放(open)、互通(interoperateable),用以反衬出苹果 iOS 系统的封闭。但很讽刺的,Android 的诞生却破坏了 Java 的使用者群体(至少根据 Sun Micro 创办人 Scott McNealy 的说法)。

我们将时间再倒回2年,来到2005年。当时 Android 公司刚被 Google 并购,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也到 Google 担任 VP。Andy Rubin 当时肩负一项艰巨的任务,包含三个要件:

开发出一个成熟、足以与其他主流产品抗衡的操作系统。(编按:当时还没有iOS /iPhone OS,主要流行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是Symbian、Windows Mobile、PalmOS和Linux)这操作系统必须包含一个完善的生态圈。换句话说,这操作系统必须吸引许多工程师投入,因此必须是工程师熟悉的语言。能在不同公司的手机上运作。

当时 Java 是最受欢迎、最多人写的程序语言之一。同时 Java 的优势便是能在不同设备运作。Andy Rubin 决定用 Java 的语言架构建立 Android。在一封2005年给 Larry Page 的信中,Andy Rubin 清楚表示 Java 是 Android 的核心:

“Android 正在建造一个 Java 的操作系统。我们以 Java 为解决方案的核心因为 a)Java . . . 是移动设备开发的第一选择,b) 已有文件(documentation)与工具,c)电信商要求可掌握的程序代码,4)Java 有合适的安全架构。”

(注:本文大部分引言来自 Oracle 的诉讼数据。为减少篇幅不另外附上英文原文。有兴趣者可看原文。)

未从 Sun Micro 得到 Java 的授权,Google 仍然硬干

Google 不否认他们采用 Java 语言建构 Android,问题是 Google 没有从甲骨文手中得到授权(license)。而且从 Google 内部的通讯数据看起来,Google 明知他们需要授权,却故意不获得授权。

在2005年,Andy Rubin 在 Google 内部的信件中说:

“如果 Sun 不想跟我们合作,我们有两个选项:(1)放弃进度并改用微软的 CLR VM 与 C# 语言,或(2)还是作 Java 然后捍卫我们的决定,可能一路上会竖立许多敌人。” “If Sun doesn’t want to work with us, we have two options: 1) Abandon our work and adopt MSFT CLR VM and C# language – or – 2) Do Java anyway and defend our decision, perhaps making enemies along the way”

(当时 Java 由 Sun Micro 开发。后来 Sun 被甲骨文并购,因此控告 Google 的是 Oracle。)

Andy Rubin 的信显示他十分清楚 Android 源自 Java,以及 Android 抄袭 Java 的作法有法律风险。但他还是要做。

另一封2010年 Google 内部的信件更伤 Google。这封信是由 Google 的 Android 工程师 Tim Lindholm 写给创办人 Larry Page:

“我们被(Larry Page 与 Sergey Brin)要求调查是否有 Java 以外的选项适合 Android 与 Chrome。我们查了不少,但觉得他们都很烂。我们的结论是我们需要根据我们的条件谈判获得 Java 的授权。”

Lindholm_email除此之外,Google 董事长 Eric Schmidt(曾任 Sun Micro CEO),也承认 Google 没有跟 Sun 正式授权只是因为 Sun 没有对 Google 采取法律移动,所以觉得是”ok”的。这些证据都显示 Google 自己相信他们该从 Sun(后为 Oracle)取得授权,却没有取得。

这种蛮干的作法自然引起 Oracle 的愤怒,于是提告 Google 侵犯专利与著作权。

Oracle 控告 Google 侵犯著作权,但地方法院倾向 Google

目前 Oracle v. Google 在北加州地方法院判决确定,将移师上诉法院(Federal Circuit)辩论。地方法院的判决倾向 Google,认为 Oracle 的 Java 语言架构(《哈利波特》的标题与每段的第一句话)不受著作权保护。陪审团也尚无法决定 Google “抄写《哈利波特》”的行为是否符合合理使用(fair use)原则。

换句话说,北加州法院不否定 Google 抄袭了 Java 的语言架构,但认为 Java 语言架构不是一种”创作”。

此判决一出,各方的意见信(amici)纷拥踏来。其中许多反对地方法院的判决,认为 Java 语言的架构,就像”哈利波特”的目录一样,是非常需要创意与设计的,因此当然应该受到著作权的保护。这里就先不详细讨论。

java_android_oracle_slides

Google 用三个法宝对 Android 的严密控制

虽然 Google 暂时没有受到法律惩罚,但它似乎从 Java 的身上学到了如何控制 Android。甚至还更上一层楼,用这些手法转身恐吓宏碁。

Android 虽是开源码,但 Google 凭着三样法宝严格控制 Android 的生态圈:

Android 商标(小绿机器人)

Google Apps,包括 Google Play、Google Maps、Gmail、Youtube、Google Calendar 等

收到 Android 原始码(source code)的时间。

所以虽然理论上任何公司都可以使用 Android 的原始码;但如果得罪了方丈(Google),就算开发出新手机,也不能称它为 Android 系统、不能打上小绿人标志、不能预先加载 Google 好用的 Apps、甚至收到更新的时间也会比竞争对手慢。这些箝制,加上操作系统的网络效益(network effect),使得 Google 能牢牢掌握 Android 的生态圈。

少数敢挣脱 Google 箝制的,只有 Amazon 的 Kindle 跟 Barnes & Nobles 的 Nook。这两者都没有用小绿人商标,也不提供上述的 Google Apps,而且基本上自行开发用户接口。但对大多数其他硬件商来说,失去 Google 的支持是不可沉受之重。

宏碁想要另起炉灶,遭到一丈红

去年年底,阿里巴巴跟宏碁(Acer)共同宣布要研发”阿里云”(Aliyun)操作系统。但消息传出没多久,宏碁就逃之夭夭,宣布放弃此计划。阿里巴巴生气的抱怨是 Google 从中作梗:

“我们的伙伴(宏碁)被 Google 通知如果他们的产品使用阿里云操作系统,Google 会终止与 Android 相关的合作以及任何技术授权。”

不难想象,当宏碁一宣布要开发阿里云,就接到一通来自 Google 的电话,说:”你法律上当然可以这样做,但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Google 随后也发布了相当有恐吓性的声明:

“共容性是 Android 生态圈的核心。并且确保开发者、生产者与消费者都能有一致的经验。无法兼容的 Android,例如阿里云,会弱化生态圈。所有开放手持设备联盟的成员都曾承诺要建构一个 Android 生态圈并且不销售不兼容的 Android 设备。但这不强制会员参与其他竞争的生态系。”

Google 的说法很奇怪:宏碁可以卖 Windows 或 Blackberry 系统的手机,但不能卖 Android 延伸(fork)的操作系统手机?Android 还是开源码耶。

而且这种限制有很大的反竞争(anti-competition)问题,特别是当 Android 与 iOS 已是市场上最大的两家操作系统时。中国大陆的工业和信息化部也因此发布白皮书,抗议 Google “扯后腿”的行为是不公平竞争:

“我国移动操作系统研发对 Android 存在严重路径依赖 . . . Android 系统当前虽保持开源,但其核心技术和技术路线受到谷歌公司的严格控制,我国操作系统研发企业时刻面临谷歌的商业歧视,如延迟代码共享时间、通过商业协议制约终端企业等。”

成功来自灵活的手段

由上述的故事可以看出,即便是 Google 这样的大公司,在落后与领先时,还是充满着狼般、不择手段的凶猛。它可以仗着雄厚的资本,甘冒诉讼的风险只求快速推出有竞争力的产品,也可以面不改色的打击可能的竞争者。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要批评 Google、宣扬开源码运动、或是称赞苹果;我对程序语言没有如此个人的情感。而是从纯商业、实务的角度看 Google 这一系列决定的成果。不论 Google 对 Oracle 的官司胜负如何,Google 的目标已经达到了;它已经在智能型设备的市场抢下半边天。回顾2005年到现在,Google 借着 Android 从智能型手机的落后者到领先者,不得不让人对 Google 灵活的手段折服。

Andy Rubin 的信”还是作 Java 然后捍卫我们的决定,可能一路上会竖立许多敌人”,是准确的预言也是成功的损益计算。而这,或许就是一个公司成功的条件。

 

移动信息化交流QQ群:一号群:211029692 二号群:344692795 CIO交流群:316076815(需认证)

移动化问答社区:wenda.yidonghua.com



1 星2 星3 星4 星5 星 (还没有打分,快来打分吧!)
Loading...
 
已有 0 条评论
返回顶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