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如何成就一代网络霸主

Google成就了一代网络霸主地位,也成就了网络上的一段神话,就像盘古开天辟地一样,我们正亲眼目睹数位宇宙的诞生。《经济学人》指出,两年前,全球储存的资料量,等于每人拥有一六座亚历山大图书馆(位于埃及,曾是史上最大图书馆)。2020前,企业、个人都将处理,比目前多五十倍的资料量。

google

新资讯、新霸权。

云端,也就是驾驭”海量资料”的能力,成为决胜点。

不仅欧、美、日、台政府纷纷抢进云端产业,Google、亚马逊、脸书、微软也在全球各地抢建资料中心,要在崭新的云端运算时代,抢得先机。

其中,最闪耀的巨星,是股价刚创新高、冲破九百美元大关的全球科技一哥Google

Google多年来杜绝媒体采访的资料中心,直击数位巨人的心脏,第一手解读云端致胜祕诀。

Google引领的云端风潮,更是科技产业继半导体、个人电脑的下一波趋势。

市调机构弗雷斯特预估,云端运算市场将于2020年前,成长至两千四百亿美元,大约是今日个人电脑、半导体市场的八成规模。

台湾昔日的电子巨头,鸿海、广达、华硕、宏碁、台达电、英业达等,全都加入”追云”的行列。

“追云”的台湾新一代英雄,是谁?这次,介绍两位五、六年级的”追云英雄”—华硕云端总经理吴汉章、台达电云端技术中心资深处长翟本乔。

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

电影《飘》的女主角郝思嘉,在烽火危城中,身着黑色丧服翩然起舞,舞出风靡东西、永恒不朽的爱情故事。

半世纪后,亚特兰大用另一种姿态,隐身在你我的喜怒哀乐中。

每天,二十亿人使用Google,三十亿笔搜寻跋山涉水,迢迢赶赴Google全球十三个资料中心。其中,最有效率的亚特兰大资料中心,是Google科技霸业的基石。

绿树围绕,小溪潺潺,灰扑扑一栋建筑,约五个足球场大。很难想像,这栋毫不起眼的建筑,就是二十亿人数位灵魂的仓库、数位身分的保险箱。

如果说,搜寻演算法是Google的脑,关键字广告是Google赚钱的双手,资料中心就是Google赖以生存的心脏,将资料如血液般,源源输送到科技巨人的全身。

硕大无朋的机房,一排排机柜里,服务器幽幽闪着红光、绿光、蓝光。”哔哔”的电子噪音,像是Google数位巨人的心跳。

头顶的风扇震耳欲聋,像是这巨人的呼吸,大声到必须戴粉色耳塞,或是猫熊式绒毛耳罩,才能在巨人的身体里安全工作。

Google所有的秘密中,”资料中心”一向是最被严密防守的秘中之秘。

秘中之秘 佛地魔辖区

Google从来不对外公开服务器数量,和资料中心的资本支出。

Google位于奥瑞冈州达拉斯市的资料中心,安全围篱外,多年前还竖着一个宅味十足的牌子:“佛地魔辖区”。

为什么?因为,只要竞争对手微软执行长鲍尔默(Steve Ballmer),不晓得Google的支出,就无法用这数字来设定微软的基础设施摊提。

鲍尔默若随便挑一个数字,太高,会让微软破产,Google就占便宜。太低,微软无法发挥竞争力,Google又占便宜。

做疯狂的事 才会进步

“我自己觉得Google最独特的地方、成功最大的原因,就是软硬体的基础建设,“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有感而发。

为什么Google可以慷慨推出一GB的Gmail免费电子信箱,信箱储存量一出手就超越微软、雅虎一百倍以上?还提供四亿多人免费使用?

为什么收购YouTube时,Google可以免费容纳数十亿支影片?

为什么Google可以每小时处理约六十八个美国国会图书馆的资料?

答案,躺在Google资料中心一望无际的服务器中。

就像是中央厨房(资料中心)盖好了,要出什么菜(GmailGoogle MapsGoogle+)就很快。

五月中,Google开发者大会上,身穿红色T恤、头发带些灰白的Google执行长佩吉(Larry Page),突然现身,惊艷全场。

四十岁的他,提起Google第一项云端服务Gmail,满脸欣慰。“我们还只有一百人的时候,就推出Gmail。人们都说,你疯了,你是一家搜寻公司,干嘛做Gmail“佩吉回想。

“因为我们懂资料中心、懂服务器、懂储存。我想,总是做些疯狂的事,才会进步嘛,”佩吉话才说完,会场掌声响起。

为什么Google会赢过竞争对手?

Google秘密1:全球最有效率的资料中心

时光倒流。

十四年前,Google刚创办一年。三百多台半成品、没有机壳的“裸体”服务器,塞在硅谷数哩外,圣塔克拉拉市,一家服务器托管公司的一个铁笼子里,缆线交缠如一盘难吃的义大利面。

“如果你把电子邮件的GB储存空间,想像成一个大一男生,这大概就是他宿舍里的样子,”科技杂志《连线》(Wired)的资深主笔李维(Steven Levy),在《Google总部大揭密》一书中形容。

那时,Google平均要花三.五秒才能送出一笔搜寻结果,还常在周一当机。

短短十五年,Google从这个乱七八糟的老鼠窝,一跃而成全球最大的云端资料库。

如今,Google处理资料的威力,就像拥有读心术。

当你用键盘打入搜寻,还没打完,搜寻结果已经跃入眼帘。平均一个Google搜寻,只花四分之一秒。

四分之一秒的背后,是全球十三个资料中心、超过百万台服务器、耗资数十亿美元打造的硬体基础建设。

其中一座,今年夏天将在台湾彰滨工业园区开始营运。

“资料中心,是Google搜寻引擎的引擎,“掌管Google全球资料中心的副总裁卡瓦(Joseph Kava)告诉记者。

用电效率 业界十倍

卡瓦精悍健壮,红红的脸蛋配上小平头,活力四射,像是随时准备扬帆出航的船长。

站在这个斥资六亿美元打造的昂贵机房里,卡瓦骄傲地指出,这资料中心里,服务器使用的每一瓦电力,只需要另外.一瓦用于额外的空调、变压。

而同样的情况下,业界通常需要用到整整一瓦。换句话说,Google这座资料中心的用电效率,是业界平均的十倍高。

节能,是资料中心最大的挑战。

绿色和平组织发表的报告指出,全球资料中心的用电量占全球二%,每年将有一二%成长。一座大型资料中心,平均用电五十兆瓦(megawatt),足以点亮一座小镇。

Google资料中心最高效率,是因为Google自己动手打造服务器与资料中心。

永远的摄氏十七度

为了节能,Google很异端,连机房都只要“微凉”,而不是一般的”寒冷”。

资料中心耗电最凶的,就是巨大的冷却机组。节能,先从空调下手。

Google机房永远保持摄氏十七度。工作人员可以穿着短袖、短裤,不必套上厚外套。

因为,服务器散发的热,由机柜背后卷成一圈圈的细小水管的冷水吸收,送回水塔。

像是百叶窗帘的狭长叶片,让热水滴缓缓低落,降温后,再沿着水管,送回机柜后继续下一次的降温,循环再利用。

一根根绿色、红色、蓝色的巨型水管绕行天花板,这套自己设计的”天然”冷却系统,是Google节能的秘密武器。

Google这么厉害,Google服务器一定是服务器中的波音七四七、法拉利?

错了。《连线》杂志指出,Google效率的关键,在于以非常低的价钱,购买大量硬体次级品,再用软体,来解决机器高故障率的问题。

Google秘密2:云端管理与低价服务器

Google发展初期,创办人佩吉和布林的服务器,不过是用乐高积木架起来的。对Google来说,服务器要从惠普、IBM买,搭配思科路由器、Windows软体,这种传统做法简直无法忍受。

“我根本可以不管工业标准,自己订作硬体,”在Google七年打造硬体架构、现任台达电云端技术中心资深处长的翟本乔回忆。

传统服务器市场,一个机种一年有三万台销量,但Google一买就要十万、二十万、三十万台。

硬碟比小孩用的还烂

只有极简的硬体设计思惟,才符合Google的世界观:以网路为基础的大规模快速运算。

举例来说,Google服务器每一块主机板都省去绘图处理器、绘图显示连接埠。

Google工程师不必走到服务器前,插线连电脑,来查看服务器运作状况。只要从云端管理系统,就能知道哪一台掌管邮件的服务器快坏了。在故障前,就先换硬碟、换记忆体。

绿发蓝眼、二十八岁的汉宁森(R. Henningsen),刚到亚特兰大的资料中心工作一年多。

每天,他把快坏掉的服务器拔出来,维修零件。对他来说,机器坏了,就像在Google员工休息室里玩跳舞机一样,稀松平常。

Google第一位资讯长梅瑞尔(Douglas Merrill)就曾公开说过,Google购买的硬碟“比你家买给小孩用的还烂。”

一般而言,服务器故障率约四%至一%。为了降低故障率,云端企业通常买昂贵的优质服务器。

Google背道而驰。一开始组建数十万台电脑时,就假设有些电脑会故障。

Google软体系统,会把资料分散给好几台服务器。

如果一笔搜寻在一、两毫秒内,还没得到回应,其他台服务器就会上前回应要求。

因为可以快速平行运算、分配工作到其他服务器,即使百分之一的机器坏掉,Google所有的服务依然能如常进行。

运转支出 对手的三分之一

这套平行运算软体系统,是Google的无价之宝。业界估计,Google电脑运转的支出,只有竞争对手的三分之一。

Google可以增加数万台服务器与储存量、更快送出搜寻结果,而不用修改原来的程式码。”这种扩充性是非常惊人的,”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说。

“一笔搜寻,一眨眼就到你眼前,简直像魔术,”Google全球资料中心副总裁卡瓦,眨眨眼睛。

“但这一切,不是魔术,是多年的投资,多年的软硬体工程技术,是我们的血与汗,”卡瓦说。

想超越Google?一趟Google资料中心之旅会告诉你,血与汗是必要的代价。

华硕云端总经理 吴汉章

拉高市场水位,才会有鱼

“创业要趁早,一毕业就创业,还能有三次失败机会,”39岁的华硕云端总经理吴汉章,至今仍没忘了大学教授的叮嘱。

还在念台大电机所医工组博士班时,26岁的吴汉章就和三位同学凑了200万。指导老师杨顺聪疼惜学生“已经赌了青春,别再赌钱”,也出了几百万,支持学生创业。初生之犊想要做远距医疗服务的创业点子,虽然当年失败了,13年后,却在与秀传医院合作的“医疗云”上落实。

镜头一转。

秀传医疗体系总裁黄明和,人在台北,却能用iPad和彰滨秀传医院院区的医生会诊。手指轻轻一滑,还能调阅病历。

除了让照顾病患更科技,秀传和华硕云端联手打造”健康管理云”,免费提供每人网路上5 GB储存空间,可以随时取得就医纪录。

忘了你的血压、血糖、体重、卡路里吗?你都能点入平板、手机上的健康应用程式,随时查看。这朵云,将于6月上线。

“台商告诉我一句话,人生憾事,钱在银行、人在天堂,”黄明和打趣地说。这是秀传和华硕想要免费提供健康管理软体的初衷。

6月,华硕云端与秀传医院打造的医疗管理系统,将会输出给帛琉的卫生行政单位,成了台湾第一家“外销”云端的企业。

“追云”这条路,吴汉章走了13年。一开始,吴汉章和团队利用帮台哥大、远传客制化Push Mail服务,锻鍊出透过便宜服务器、同时处理大量资讯的软体能力。

“你一行程式码写得不好,就可能会消耗十倍硬体资源,”吴汉章以严格标准,要求核心团队。

小笔电Eee PC正夯时,华硕并购吴汉章团队,希望吴汉章搜集、备份、分析华硕笔电用户存在硬碟的资料,与电脑使用资讯。

当时,华硕董事长施崇棠只对他说,”Peter,我给你五年,要使用人数突破500万。

两年前,华硕云端终于跨过”储存量1 PB(约100GB)、一天十次软体更新“的业界里程碑。

两亿资本额的华硕云端,也摸索出自己的道路。

“我们不可能和Google竞争嘛。所以锁定台湾在全球有优势的医疗领域,和华硕有在地优势的教育领域,“吴汉章说。

刚踏入云端时,吴汉章眼中的市场,像是裸石荒草遍布的干枯河床。”现在我们和伙伴一起拉高水位,创造生态,终于看到河里有鱼了,”吴汉章欣慰地说。(王晓玟)

台达电云端技术中心资深处长 翟本乔

云端——产业转型的手段

一头飘逸的长发,47岁的翟本乔桀骜不驯。

Google七年,翟本乔曾率领团队为Google打造全世界最有效率的硬体平台架构,为Google省下超过十亿美元。

三年前,他褪下Google光环,转战台达电,要把云端新思惟,带入台湾科技业。

翟本乔到台达电一年多,就推出超节能的货柜型云端资料中心。服务器、网路、储存、电源等所有机房设备,都浓缩在20呎宽的货柜中。搭配台达电的LED灯,水平送风冷却系统,让总用电量低于传统资料中心。

更重要的是,企业可以先采用货柜型云端资料中心推出服务,不用等超过一年建置机房。机房建好后,再将货柜搬入机房,增加企业运作的弹性。

但翟本乔深知,云端中,附加价值最高的是软体、服务的应用。”云端只是产业升级、美好生活的手段,不是目的,”翟本乔说。

Google、亚马逊巨人在前,台湾还有什么机会?翟本乔很乐观。“为什么要跟着Google?应该要想人家未来三年要做什么,要超越人家,“他说。台湾人才济济,缺的只是看到应用市场的商业眼光与跨领域合作。

6月,被视为秘密武器的台达电云端新服务,即将问世。就看翟本乔如何再次漫步云端。

一分钟看Google

2012

营收:475亿美元

获利:106亿美元

现金:468亿美元

员工人数:5万名

 

移动信息化交流QQ群:一号群:211029692 二号群:344692795 CIO交流群:316076815(需认证)

移动化问答社区:wenda.yidonghua.com



1 星2 星3 星4 星5 星 (还没有打分,快来打分吧!)
Loading...
 
已有 0 条评论
返回顶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