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探讨智慧城市发展的关键

根据研究机构IDC的定义,一个城市要称得上智慧城市,当地政府要有良好的觉察力,懂得使用前瞻新科技(例如云端、巨量资料分析、移动设备、社交媒体等),来增进市民生活质量、驱动商业投资,并带动永续经济发展。

科技的创新发展,让很多生活中原本意想不到的事情变得可能,一个城市要从传统城市转换为智慧城市,其内部运作体系也得跟着转换,所有的利益相关者能够协同产生创新点子,并且聚集资金成立项目,同时管理风险,来为城市注入新应用。 “所以,对形塑智慧城市而言,真正的挑战其实并不在科技面,而是城市内的文化、策略、人文等面向也得跟着转变。”

智慧城市

IDC智慧城市策略部研究主管Ruthbea Clarke说道。 IDC定义了一个智慧城市发展成熟模型,将智慧城市分成3个等级,第一级是透明化政府,重视在线开放资料,跨政府部门间的部分合作,开始倡导低碳、节能、提供市民和企业少许e化服务等。第二级是参与性政府,政府开始在在线分享有价值的信息,开始推动智慧建筑、建置智慧交通平台、打造整合式监控系统、提供丰富的e化服务平台。

而第三级政府则成为包容性的政府,能位民众或企业量身打造提供信息,广泛采用零耗能建筑、低碳交通普及化、导入整体智慧网络、提供可预测性的安全、能源与服务平台等。 不过,从全世界来看,现在并没有一个城市能在各个方面完整做到真正的智慧城市,“我们仍在智慧城市发展的最初开始阶段。”Ruthbea Clarke说。但仍有些城市,利用创新点子,并结合科技,产生相当有趣的城市服务应用。

智慧城市发展成熟模型

3 连结期 2 整合期 1 分散期
政府 ● 具包容性 ● 量身打造主动提供的信息 ● 利益关系者为中心的合作机制 ● 参与性政府 ● 在线分享有价值的信息 ● 跨部门合作 ● 透明化政府 ● 在线开放资料 ● 政府部门间具限制的合作
建筑物 ● 广泛采用零耗能建筑 ● 增加智慧建筑渗透率 ● 强化建筑的能源使用标准
交通 ● 普及私有/公有的低碳交通应用 ● 建置智慧交通最佳化平台 ● 解决交通阻塞相关应用 ● 提倡低碳交通工具
能源 与环境 ● 可操控的整体智慧网络 ● 普及的专业消费主义(prosumerism ● 整合的智慧测量工具与传感器 ● 增加共享的再生能源 ● 消费者参与计划 ● 导入部分智慧感光、智慧电网等科技 ● 使用部分再生能源● 减少放射线计划
服务 ● 预测性的安全、能源与服务连接平台普及化 ● 整合监控与控制系统 ● 丰富的e化服务平台 ● 为公共安全提供一些整合监测与控制系统 ● 已提供市民与企业些许e化服务

出租车司机成为城市街道的影像分析系统

墨西哥的图斯特拉-古铁雷斯(Tuxtla Gutierrez),原先饱受多起犯罪、意外之苦,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其市政府建造一个整合平台让出租车司机用智能型手机通报街上的情况和照片。

当出租车司机在某条街上遇见突发事件时(如车祸、抢劫),就能拍下影像加上几行文字上传。平台会将讯息转达给警政、消防等单位,获报讯息后能快速派出救援。或司机行经不良路段,他们也能回报这类道路问题,提醒道路局处及时修复。

这个计划共有3千个出租车司机参与,此平台后端连接了46个政府局处,实施一段时间下来,回报解决的案件达上千件,也有几百个道路问题回报,大大地改善了整个城市的风貌,降低犯罪总数、加速意外处理、道路修复良好等。

一般来说,城市会架设无所不在的监录摄影机,来捕捉犯罪、车祸等事件,但这个作法势必得搭配影像分析工具,或是固定的监控轮班人员,才有办法找出一大段影像中,哪个对警察或消防局来说是重要的事件,日常生活中,摄影机只会录下一段又一段的人影走过。 Ruthbea Clarke表示:“图斯特拉-古铁雷斯应用的绝妙就在于,城市里的人民就能是政府的分析系统。”出租车司机成为判断哪些是需要政府出动事件的分析者,如此一来,不需导入复杂的分析工具,市民就能成为政府的帮手。

市民共同参与,改善城市道路问题

另一个类似的例子是波士顿。波士顿当地政府开发了一个App,结合智能型手机的晃动传感器,只要市民平日乘车时,开启这个App,当路经坑洞而产生上下晃动时,这个App就会结合地理位置定位,自动传送路况讯息给波士顿政府的公路局处,提醒这个地方有道路不平的问题。讯息传送的过程完全不需要民众输入讯息,这个App会自动发送警示讯息。

一般而言,政府可能会花上大笔钱请公路车巡遍城市内的大街小巷,找出路况问题然后修补。但是波士顿靠这个App,加上市民的配合,一年就能接收到7千个路况问题警讯。省去了原本必须花费的劳工费用,甚至因为省去巡回车辆而减少了城市的碳排放量。 然而,这些有趣的创新应用,除了市民参与将其发挥效用外,其源头还是需要政府的观念转换,才能想得出这样的应用方式。

Ruthbea Clarke建议,当地政府应该从下列5个方向思考该怎么转型成为智慧城市。首先,是整体城市的发展策略。一个城市的文化,其实就决定了城市如何发展创新,以及政府与市民互动的方式是什么。

接着,政府施政的运作过程也可以再检视,重新定义政府内部架构、政策等,因为这些要素都得符合、支持城市的发展策略才行。 合作的对象也相当重要。政府的创新应用,常会寻求产业或法人伙伴,此时,政府也可以再检视产官学之间的合作模式,以及合作后创造的商业模式怎么运作。发展到此,才来思考科技面。

政府需要从城市的信息基础建设、沟通架构、后援系统等来看,确认一个城市目前的信息发展状态。 最后,也别忘资料处理。政府日积月累了相当多笔资料,范围涵括地理、人文、气候等,政府该订定一套有效的管理与分析方式,才能在这个信息时代,将这些资料的效用发挥到最大。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一个领导者,带领城市转型智慧化。 城市必须建立创新生态系统,拉进各领域专家 Ruthbea Clarke表示,刺激一个城市开始从事智慧相关建设的背后原因,有许多可能。

举例来说,某市市民渴望拥有更好的用水质量,而市长接受到这个讯息后,开始与环境专家合作,以科技方式改善市内用水,最后建立智慧水资源系统。 城市的最高领导人:市长,也可能成为发想源头。象是某个具备远见的市长发起城市转型,并且授权给城市的CIO、财务长、专职计划者等人,负责完成这个智慧转型任务。

但是,Ruthbea Clarke说,城市并没办法靠着自己就转型成为智慧城市,必须建立一个“创新生态系统”,或“议题性生态系统”,让城市中不同领域的关键领导者、合作伙伴等共同加入,象是科技厂商、市民团体等。 政府可以透过这个平台,与这些人共同想出创新方法来解决城市内的问题。

经济部技术处“智慧生活科技运用计划”(简称i236计划)的主持人也是工研院服务系统科技中心主任唐震寰也认为,智慧城市成功关键,就建立在于各方团体的合作关系上。

“智慧城市发展的过程中,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发生,那就是合作关系”。唐震寰认为,在一个城市内,包含着人民、政府、企业组织等3个主体。他表示,当城市内的人民、政府、企业团体等3方单位,都能找到自己的角色与立场,从中各取所需,彼此体谅与合作,智慧城市才能真正永续的发展。这是唐震寰多年协助各个领域发展智慧应用所得出的结果。

在城市中,人民的生活,包含着食、衣、住、行、育、乐、医疗等多种面向。此外,还有一些必要的基础设施,例如交通建设、水资源、电信等硬件设施,构成我们生活的城市。而唐震寰认为,政府所应扮演的角色,就是要协助民众提供这些服务,打造各种基础建设,帮人民解决各种问题。 唐震寰认为,随着各种IT技术的成熟,城市内所产制出的各种IT讯息已经越来越丰富,再运用各种分析资料,就能让城市内的各项流程逐步优化。

更重要的是,城市智慧转型建设,的确是个相当长期的过程,但是,一个城市的最高领导者却会定期更换,因此,Ruthbea Clarke认为,必须建立“机构化”,才能不因为领导者的更换,改变城市发展智慧化的方向。 举例来说,有些政府会设立一个永续管理者/指导人,负责统整、推动城市内跨各项领域的项目计划;或者,某些当地政府会建立一个专门的创新部门,负责集结跨政府人员与市民的想法,并实践这些点子。而这些管理方式的创新,就称为“机构化”。

这种作法的好处是,Ruthbea Clarke表示,当一个城市的最高领导者替换时,依循既有智慧城市发展策略的跨部门利益关系者还是能继续一起合作,而这个特殊建立的机构也能担当起领导者的身分,协调这些跨领域部门的参与者,并确保长期发展策略真正符合市民所需。 先建立沟通机制,才能让市民参与 当政府内部的“创新生态系统”建立后,智慧城市项目的领导者就能够找政府内部不同部门,但对此专题有热情的员工,参与此计划,并建立起一套沟通机制。

如此,政府才有办法对外告知人民,人民得知政府从事智慧城市相关建设后,也才会开始谈论、参与计划。 Ruthbea Clarke以美国迈阿密的政府CIO为例,他会直接主动向民间的企业机构或企业主联系,与他们开会,告诉这些企业目前政府从事哪方面的建设,甚至询问企业建议政府该做什么,例如该开发哪些移动App应用才能真正帮到这些企业。

如此一来,企业自然会参与政府相关建设,因为政府所做的事真正对这些民间企业有帮助。甚至,企业也会开始对这些应用、市内建设协同合作等议题产生兴趣,因而建立起众人共同往同一目标努力的生态系统。 “这一切都得从政府内部发起”,Ruthbea Clarke说,担任政府角色的领导者得聆听不同部门的声音,同时也得纳入民间企业或市民的意见,政府才有办法提供好的服务。

而政府也得更加开放自身的观念,Ruthbea Clarke建议。 过去都是由一般媒体透过报导来监控政府,市民透过阅读这些报导才有办法得知政府的施政结果。但是,现在的社群媒体如此兴盛,每个市民都能成为传播讯息的媒体,例如分享文字、相片等。“因此,城市管理机构的市民参与机制也得跟着时代改变,因为,随着科技进步,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模式也早已改变。”Ruthbea Clarke说。

成功大学规划与设计学院院长都市计划学系教授林峰田认为,虽然e化建设必然是未来政府的发展趋势,但如果将智慧城市的定义直接与高科技画上等号,就太过狭隘了。他认为:“善用IT技术的城市不一定等同于智慧城市,而真正智慧的城市,应该回归于民众的选择。”

“智慧生活科技不一定是目前最新、最高科技的产品,而是要真正能符合生活需求,即便是用很简单的技术产生成品也可以。”交通大学电机系/资工系讲座教授林进灯也如此认为:“最重要的是,对使用者的生活有帮助。” 交通大学副校长林一平也认为,科技的应用方向其实与人性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各种科技应用,其实回过头来,都是为了解决人民的问题而产生,当人民有需求时,才会有创新应用出现。

不过,“谁能掌握信息,谁就越能控制这个城市。”林一平认为,当政府对辖区内的信息掌握越清楚时,就能将城市规画的越完善,而这也将会影响未来智慧城市的方向。 所以,像林峰田就建议,政府在规画智慧城市发展时,与其一味追求高科技应用,不如找到适合应用的技术,回归思考民众的需求。越能符合民众需求的城市,才能真正算是智慧的城市。

他建议,现今各地方政府在发展智慧城市时,应优先建立完善且正确的基础信息。“政府应该视信息建设为城市内的基础建设,就像早期的水电、道路一样”。当这些与政策相关的信息建设完整且正确时,政府才能更加有效率地发布决策。 要了解民众的需求,不只是要建立各种基础信息建设而已,还要有办法挖掘出民众真正的需求。 台湾大学智慧生活科技整合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刘佩玲表示,一个智慧城市的建置,其实也需要加进使用者经验这样的概念,才能真正为市民创造他们所需要的政府服务。 刘佩玲认为,智慧城市的价值,其实不在于政府布建网路,或者是开发App,最重要的是“人民到底要什么?”怎么提供有感的政府服务,才是重点。“政府凡事都要从人民的角度出发去看,找出人民真正的需求到底是什么。”刘佩玲说。

城市形塑自我品牌是下一步 从Ruthbea Clarke的经验来看,目前许多智慧城市当下常见要解决的问题是交通问题,而长期目标则是永续经营。“现在已经有许多城市认知到,一个城市不能只有经济的发展,而必须考虑到永续平衡的经济发展。”Ruthbea Clarke说:“一个城市要能够永续发展,才有办法称上智慧城市。” 未来几年, Ruthbea Clarke认为,还有另一个新的发展潮流,是城市开始形塑自己的形象品牌,强调不同的特色来让这个城市变得更独特。 目前,还有许多城市向外表示自己要成为一个智慧城市,但到了最后,Ruthbea Clarke说:“许多城市会开始向外说:『我们不仅仅是个智慧城市,也是个安全城市、环境友善城市』。”城市的品牌形塑,将成为城市智慧化的下一步发展目标。

 

移动信息化交流QQ群:一号群:211029692 二号群:344692795 CIO交流群:316076815(需认证)

移动化问答社区:wenda.yidonghua.com



1 星2 星3 星4 星5 星 (还没有打分,快来打分吧!)
Loading...
 
已有 0 条评论
返回顶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