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生态体系及 PC 之死(下)

编者按:技术进步是通过规模化的设备、平台更新换代体现的。我们现在都说 PC 已死,欢迎来到移动时代。但是什么是移动我们搞清楚了没有?移动是什么到底重不重要?来看看Benedict Evans有什么看法。

移动、生态体系及 PC 之死(上)

与此同时,对于我来说,大部分的形态因子差别跟设备的真髓已经没多大关系了。那是 502 胶水的问题。如果我把键盘粘到 iPad 上面然后装上 Office,是不是就造出了一台笔记本?那 15 亿 PC 里面有多少跑着的应用是没法在 iPad 上跑的?又有多少人会一直需要这些特定的应用?如果我把 Android 搞到 Surface 上,再装上 Office,我又有什么损失或者收获?“智能手机” 与 “平板电脑” 之别跟大屏 PC 与小屏 PC 之别又有什么区别?

基于此,我们不应该把 “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 视为与 PC 不同的类别,而应该看作是屏幕更大或更小的设备。也就是说,你会随身携带一个东西(“手机”),在家或者办公室可能有或者没有一台屏幕更大的设备。在过去你可能会在笔记本或者台式机之间选,现在则要在笔记本、台式机或平板电脑之间选,主要取决于你想用来做什么。即可能我们应该把平板电脑看作跟台式机、笔记本一类的 “PC”。

移动、生态体系及 PC 之死(下)

平板是 “移动” 设备还是 “PC”?

如果你认为所有设备都属于同一个谱系,相互之间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屏幕尺寸不同以及要不要加键盘的话,那会让你想到 Windows 10。如果说 “计算机” 是涵括了众多形态因子的一组基础能力载体,如果 “移动” 和 “PC” 融合,那么可以在任何这些设备上跑的单一 OS 似乎是个好主意:利用旧的生态体系积累的基础然后扩散到新的形态因子上,只需要调整一下 UI 利用触摸的优势即可。

好吧,也许吧。

这个是 1983年 的 IBM XT/370,是一台 IBM PC,跑微软 DOS 系统,但它通过一张插卡也可以执行(1970年 的)S/370 大型主机的指令。这个想法非常完美,客户和能兴奋,产品卖得很好。但这不是未来。

移动、生态体系及 PC 之死(下)

我们再来比较一下。从理论上说,Lumia 跑的代码跟 Windows 10 “PC” 是一样的, 不需要去支持完全不同的代码集。但是跑 Windows 10 的 Lumia 与 Surface 的比较是在同一个生态体系内进行的。把旧的生态体系放进新的形态因子,可以。你可能还能卖出去一些。但这会是未来吗,还是说它是一辆新的雪佛兰大黄蜂或福特野马?这样的产品你的旧粉丝当然喜欢,但是却无视了 Tesla 和无人车。

我们再进一步以史为鉴,看看共和飞机公司的 XF-12 Rainbow 机。

移动、生态体系及 PC 之死(下)

XF-12 Rainbow 四发螺旋桨侦察机造于二战末期,至今仍是同等尺寸里面飞得最快的活塞发动飞行器。它把冲程做得尽可能大,效果甚至比当时的喷气式飞机还要好,但喷气式才是未来,活塞飞机已经没有前途(只造了 2 架)。

每一代技术都要经历一条发展的 S 曲线—从一款不成熟产品的慢慢改进,到一旦根本障碍解决后的爆发式快速改进,然后再缓慢迭代优化,曲线随着每一个最新问题的解决而逐步变平缓。跟 XF-12 Rainbow 飞机一样,PC 已经处在平滑期。它们的完善是因为你调试的是过去发明的大家伙,而现在你的创新是在特别小的东西上(比如 Rainbow 为了获得额外推力而利用了排气),已经没有大的创新的发挥余地。但与此同时,新的生态体系正在迎头赶上,很快就到了老一代的发展和创新曲线望尘莫及的地步。这就是它们看起来类似的原因—Surface Pro 和 iPad Pro 看起来是一样。它们正好到达新旧曲线的交叉点。iPad 也许还低一点,但它的势头是向上的。

也就是说,你可以开始在看似是新生态体系设备上面做旧生态体系的事情的时间点,也正好是新的生态体系可以做同样事情的时候—但是新的生态体系规模 10 倍于旧的体系,而且正沿着旧的体系的创新路径开始走,而旧的体系的路已经走到头了。

但如果不是键盘或大屏幕或多任务的话,新的生态体系的区别在哪里呢?什么是 “移动”?我想应该有 4 个组成部分:

  1. 首先,在易用性方面,iOS 与 Android 比 Windows 和 MacOS 有了质的飞跃(阶跃变化)。在手机方面微软就是很好的例子,但在 “PC” 上,所有为了支持旧的做事方法的复杂性必须保留—包括像支持可替换硬件这样的东西。如果你喜欢折腾计算机,那这种阶跃是糟糕的(就像从命令行转到图形界面一样),但是它让多了很多的人可以使用这些东西了。
  2. 其次,iOS、ChromeOS 以及 Android(这个可能存在争议)在安全模式上要好很多,因为减少了开放性。但现在的安全威胁已经不是一张带毒的软盘,而是国外有 500 人在黑你财务总监助理小孩的幼儿园,给你发一封钓鱼邮件,这种取舍要更价值得多。
  3. ARM 生态体系与 x86 相比有根本性的能耗优势以及产业投资规模优势。
  4. 更大的规模优势—ARM/Ios/Android 生态体系的年销量已经 10 倍于 Wintel 生态体系。这种差距与 20年 前的 PowerPC/Mac 与 Wintel 类似。而从半导体到零部件到软件的一切创新都在于此。没有人会成立一家开发 Win32 应用的公司了(尽管企业 Windows 应用还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就像大型主机应用一样)。

那么,这个复杂问题的简单回答是—我们说 “移动” 不是移动的意思就像说 “PC” 不是个人电脑一样。这不是屏幕尺寸或有没有键盘或在哪里使用的问题。相反,规模 10 倍于 Wintel 的 ARM、iOS、Android 生态体系,会成为计算领域新的重心。一方面,它会占领物联网、可穿戴这些东西,然后在适当的时候会占领数据中心,最后再反过来占领桌面。智能手机就是新的太阳。

移动信息化交流QQ群:一号群:211029692 二号群:344692795 CIO交流群:316076815(需认证)

移动化问答社区:wenda.yidonghua.com



1 星2 星3 星4 星5 星 (还没有打分,快来打分吧!)
Loading...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
返回顶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